您的位置:铜陵市农用挖掘机有限公司 > 公司简介 > 劳资纠纷机手用损招搞坏老板挖掘机致两败俱伤

劳资纠纷机手用损招搞坏老板挖掘机致两败俱伤

发布时间:2020-02-01 15:22编辑:公司简介浏览(193)

      挖掘机属于高价格商品,动辄几十万,多则上百万,近年来各地发生了很多由于经济纠纷而人为故意损坏的事件,由于一些人的不懂法,给机主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也给自己送进了牢房。

      下面是一些各地相关案件,经过工程机械在线编辑收集整理出来,给行业人士一个警示作用,希望机主老板们厚待挖机司机,该付的工资一定要及时支付;机手们,遇到了劳资纠纷,一定要走法律途径,千万不要损坏别人的机器。

      云南省在富源县打工的嵩明县人曹耀,因老板欠自己工资发生争执后,用毁坏机械的方法报复老板,结果构成犯罪。9月29日,犯罪嫌疑人曹耀被富源县检察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批准逮捕。

      从2010年4月开始,曹耀为郭某某老板开挖掘机,至8月19日,郭某某欠曹耀工资4300元,曹耀经向其讨要没给便非常气愤,对郭某某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在有人告知说“用食盐投入挖掘机液压油箱及发动机内,可使挖掘机受损”后,曹耀就买了5袋白象牌食盐,悄悄地将4袋倒入挖掘机液压油箱,将1袋倒入发动机加油口内,致使郭某某的挖掘机的液压油箱和发动机损坏,花去修理费7万余元。曹耀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归案后,曹耀后悔得泪流满面。他忏悔道:“我家困难,我外出到处打工快10年了,打工苦几文钱真实不容易啊!老板欠我工资,我向他要,应该!我本是有理的呀,可用这种方法去报复他,不但把事情搞砸了,更把自己搞惨了!”

      日前,上饶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毁坏公私财产罪,依法判处乐安县谷岗乡村民熊加新有期徒刑5年,并赔偿原告广丰县永丰镇居民王玉珍经济损失14.1万元。

      被告人熊加新受雇给受害人王玉珍的父亲王益启开挖掘机,因王益启扣押了熊加新的3900元工资作押金而产生矛盾。

      熊加新遂于5月29日晚到小店买了一包食盐,乘王玉珍的挖掘机看守人员不在之机,用竹片撬开发动机油盖,将准备好的食盐投入挖掘机的发动机缸体内,尔后回去睡觉。

      7月28日,无为县公安局鹤出所通过侦查,破获一起故意损毁财物案(未遂),犯罪嫌疑人戴某当晚被无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当日中午,吕某来鹤出所报案称:自己停放在无为县鹤毛乡汉桥行政村公咀山上的挖掘机被人在液压油、机油进油口处投放了异物,一旦启动发动,可能造成机械损坏,会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往现场勘察。初步认定遗留在液压油、机油进油口周围的可能是白砂糖。据技术人员反映,一旦启动发动机,该物质进入油路管道,机械将会全部丧失功能,损失不堪设想。用如此专业的手法故意损毁挖掘机,民警初步判断很有可能是熟知挖掘机原理和维护的人所为。

      民警经走访得知:2014年7月25日中午,曾有一名外地青年进出挖掘机停放地,其体貌特征与挖掘机机主曾经雇用的驾驶员戴某喜相似,且机主与戴某喜曾有过经济纠纷。办案民警迅速将戴某喜确定为犯罪嫌疑人,并通过机主巧妙地将戴某喜从繁昌引到无为鹤毛。经初步询问,戴某喜拒不承认向挖掘机液压油箱、机油进油口加白砂糖事实。

      办案民警调整思路,通过调查嫌疑人近几日的活动轨迹,加大审讯力度,最终在证据面前,戴某喜低下了头,交待了所有犯罪事实:因为与机主吕某发生经济纠纷,于是怀恨在心,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挖掘机驾驶技术和维修经验,7月25日中午,他在鹤毛街道某商店购买了一斤白糖,趁中午没有人在工地上,悄悄地进入工地,将白糖灌入挖掘机液压油箱和机油箱内。一旦驾驶人没有发现,启动发动机,该挖掘机将会“瘫痪”。

      为了泄愤,两男子竟用一袋食盐毁坏一家单位的挖掘机。记者昨天从溧阳法院获悉,两男子因犯破坏生产经营罪被溧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同时赔偿这家单位损失68000元。

      今年2月4日,溧阳一家公司的挖掘机无法工作,检查后发现是有人往液压油箱里放了食盐。2月23日,警方根据线索将形迹可疑的两个男子王某和李某抓获。

      据王某交代,他在去年年底因运输费及押金等问题与这家公司产生矛盾,今年1月25日晚上7时许,便伙同李某携带事先准备好的一袋食盐,来到该公司,由他负责望风,李某从院墙铁门下钻进院内,将盐倒入了停放在院内的一台挖掘机液压油箱内。

      3月2日,王某和李某赔偿这家公司损失68000元后取得了该公司的谅解。溧阳法院认为,王某、李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已主动赔偿被害者的经济损失,并取得其谅解,有悔罪表现,遂作出上述判决。

      “东西都修好了,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啊?”温州看守所内,面对一脸天真的梁某,洞头县人民检察院的承办人深深叹息。

      梁某是重庆人,本来是大门某围垦工程项目部的挖掘机驾驶员,2008年4月13日,老板因他工作表现很差将其开除。他离开大门后,左思右想心里极度不平衡,于4月14日回到大门,准备给老板点颜色看看。而且他心想毁坏一下发动机这些机器,也不会给老板造成什么损失。于是在4月15日凌晨,他趁施工队工人下班吃夜宵之际,潜入围垦工程工地,先后用事先准备的沙子倒入两辆挖掘机的发动机水箱和机油箱里,后用石头砸碎其中一辆挖掘机的车窗玻璃。砸坏东西之后的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是出出气,不会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什么厉害关系。

      经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梁某所造成的损失价值达65222元,属于数额巨大,根据我国《刑法》第275条的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巨大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等待梁某的是至少3年的牢狱之灾。

      在提审中,梁某多次问承办人,“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回家啊”,当承办人问他,“你知道自己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吗”,他居然回答“东西已经修好了,已经没事了”。也许,梁某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果有多严重,性质有多恶劣!在此,检察官提醒各位市民不要为一时的冲动,采取过激的手段,做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否则真的是得不偿失啊。

      如果在劳动合同发生纠纷,用人单位无正当理由解除劳动合同,企业中若有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劳动者可请求其调解。若不愿调解,劳动者可直接申请仲裁机构仲裁,对仲裁结果不服时,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双方皆可向法院提起诉讼。仲裁程序为法定程序,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双方都不允许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必须首先经过仲裁程序。

      7月27日,海南省澄迈县大丰镇一工地挖机的操作员李先生反映,他使用的挖机液压油箱最近被人为倒入几十斤白糖,造成挖机液压系统全部瘫痪,无法使用。澄迈警方现已介入调查。

      李先生说,他在工地工作已经两个多月了,但在7月24日中午的时候,他发现挖机开始“不正常”。尽管可以启动,但无法正常运转。25日中午,专业技术维修人员赶来进行检查,直到26日中午,石岛川挖掘机技术人员才发现挖机液压油箱里被人为倒入几十斤的白糖。

      李先生介绍,挖机运转全靠液压系统,液压油箱被倒入大量白糖,白糖融化堵塞了油管,造成液压泵、分配阀、马达等精密件损坏。挖机整个液压系统已经完全瘫痪,维修价格估计在20万元以上。

      李先生猜测,使用这个方法损坏挖机的应该是“懂行的人”,普通人是不知道这样的方法可以损坏挖机液压系统。

      潍坊一男子,因向自己的雇主借钱遭拒,便心生怨恨,偷偷将老板的小挖掘机及破碎锤盗走。

      2013年9月的一天,在青州市南环路附近一处工地承包商闫某拨打电话报警称,工地上的小挖掘机和破碎锤丢失,怀疑他人盗窃。青州路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迅速对此案展开侦查。通过调取案发相关区域的监控,民警发现当晚11时左右,有一名男子驾驶一辆载有涉案物品的平板车驶向潍坊方向。报案人闫某仔细辨认发现,平板车系自己工地所有,所载物品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丢失的小挖掘机和破碎锤,平板车驾驶人刘某系工地员工,其有重大作案嫌疑。石岛川挖掘机

      通过对刘某的进一步侦查,民警发现其在潍坊有两处住所,分别在坊子区和一乡镇。民警多次前往两地对其进行抓捕,但一直没有见其踪影。民警怀疑其一直在工地打工,很有可能现在还会选择自己的老本行,继续在工地打工。于是,民警便对潍坊周边的多处工地进行了详细的摸排走访。直到今年的6月13日上午,民警在潍坊火车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归案。

      经审讯,2013年9月的一天,犯罪嫌疑人刘某在青州市一处工地为自己的雇主闫某从事小挖掘机作业。晚上10时左右,刘某因为妻子找到工作,用人单位要求其交纳500元的押金为由,向雇主闫某借钱。闫某以未到工资发放时间为由,拒绝借钱给刘某。刘某回到住处后,越想越生气。独自饮酒后,他偷偷摸到工地,将自己白天干活用的小挖掘机和破碎锤,装到一个平板车上,连夜拉到了潍坊城区一处废品收购站存放。

      两天之后,刘某联系了自己以前在潍坊打工时的一个工地老板李某,准备将偷来的小挖掘机和破碎锤以代价卖给他。李某觉得这些东西来路不正,便没敢全单收下,只是以1000元的低价将破碎锤买下了。刘某出于对自己雇主闫某的报复心态,将价值近3万元的小挖掘机免费送给了李某使用。

    本文由铜陵市农用挖掘机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劳资纠纷机手用损招搞坏老板挖掘机致两败俱伤

    关键词: 石岛川挖掘机